• 死得好玄乎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一起连环抢劫杀人案的嫌犯逍遥法外已久,谁会想到,破案的关键竟是一个神秘死亡的路人……

      聂姑娘在夜总会上班,已经连着几天生意清淡了。这天傍晚,聂姑娘到后巷小店买烟,突然,她感觉有个人一直在跟踪她,不免紧张起来,加快脚步走。谁知她快,跟着的人更快,就在转角处,那个人大步上前,一下子拦在了聂姑娘面前,吓得聂姑娘惊叫起来。

      追上她的是个男青年,问她想不想做陪聊生意,聂姑娘见是虚惊一场,不禁冒起火来,说是没个两千块就免谈。没想男青年爽快地答应了,随即还往她手里塞了一张百元大钞,说是定金,约她晚些时候到小镇的观景台谈。

      就这么接了一笔两千块的“大生意”,聂姑娘虽也有些莫名其妙,但干她这行的,向来不会跟钱过不去,何况不是连定金都收了嘛。于是,她打扮了一番,上了一辆去小镇的招手客车。

      小镇在郊外的一片山林中,观景台就在山顶。中途,上来一位穿着入时的中年男人,在聂姑娘身边的座位坐下。聂姑娘不免多看了他两眼。没过几站,中年男人突然把头枕在了聂姑娘的肩上。聂姑娘一阵激动,想着今天真是好运,这半路上也能捞笔生意。她耸耸肩,想和中年男人谈谈价,可中年男人并没开口,脑袋倒是从聂姑娘的肩膀滑到了大腿上。聂姑娘有些恼了,这价还没谈呢倒是先占起便宜了!她伸手去推开那男人,可手一碰到男人的脸时,感觉冰凉,再一摸口鼻,已经全无气息!

      中年男人死了!聂姑娘吓得赶紧让司机停车,她本想告诉司机车上死人了,可是,她一想,这事要是惊动了警察,她这见不得光的工作一定得惹麻烦。所以,她说自己坐过站了,慌慌张张地下了车,逃之夭夭。

      客车到了终点站。司机发现了靠着车窗的中年人,便上前拍拍他,说:“哥们醒醒,到了。”死者一侧身倒了下来。

      司机一惊,连退两步。他想报警,但一想自己开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的可是没证的黑车,警察一来,发现他不但开了黑车,还有人死在车上,那这生意铁定是要完的。于是,司机壮着胆子,把死者拖进山林间的冷僻道上,布置成走路晕倒的样子,仿佛一切与己无关。

      夜深后,一个醉汉驾车经过,糊里糊涂拐进林道,车身颠簸了一下,醉汉酒醒了一半,赶紧下车察看。月光下,他看见地上躺着个人—一个被自己撞倒的路人,他脑袋“嗡”的一下大了。

      “天杀的,撞人了!完了,完了!”他确定那人死亡后,急得六神无主,看着死者的尸体沉默了一阵,最终决定趁夜深无人,把死者背上山去草草埋了。他嘀咕着:“我可不想坐牢。”

      醉汉从后备箱里拿出小铁锹,然后背上死者,向山上的密林走去。他来到一个山坡的背弯处,找到一处荒地,挖起坑来。

      挖了一会儿,他突然听见山坡的另一边传来一男一女的争吵声。他爬上坡顶,借着月光一看,见一个女的被绑在一棵树上,一个男的正威胁她说出存折密码。醉汉慌了,他不知道这山上会有多少劫匪,也不知道要是自己落到劫匪手上会怎么样,他越想越怕,赶紧丢下死者,连滚带爬地逃走了。

      这山上的一男一女不是别人,正是聂姑娘和那个男青年。其实,男青年是个流窜惯犯,专门设计打劫在城里做那类生意的女人,他屡屡犯案却依然逍遥法外,因为这些见不着光的女人即使吃了亏也不敢去报警。

      男青年满脸狰狞,用匕首抵住聂姑娘的脖子,逼她说出密码。聂姑娘不服,破口大骂,还吐了口唾沫到劫匪脸上。男青年火了,挥手暴打,打得聂姑娘终究妥协,男青年打电话报告同伙得逞了,同伙要他杀人灭口。他不愿手里沾血,便四下察看地形,准备将聂姑娘活埋。

      男青年走到山坡背弯处,突然,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,他发现地上躺了一个死人。确定四下无人,他开始在死者身上一阵摸索,翻出了死者的身份证。他突然灵机一动,有了个主意。

      男青年把死者拖到聂姑娘面前,把死者的身份证在聂姑娘眼前一晃,说:“这个男的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不知怎么死了,留着给你当个伴吧。哥今天实在是累了,懒得动手收拾你,要是你能在警察面前解释清楚,就算你造化。”说着,男青年走了,但一不小心踩到了死者,这一脚,把死者上衣口袋的一瓶矿泉水给踩爆了,男青年又是一阵骂骂咧咧。

      聂姑娘惊恐地朝死者看了一眼,啊,他竟然就是车上的那个中年男人!这死鬼兜了一大圈,怎么又出现了?

      聂姑娘拼命挣脱了绳索,她跑上山去,叩开了一家村民的房门。村民听说有人杀人了,赶紧报了警。

      一会儿,山下亮起两柱手电光,上来两名警察。警察勘查了现场,又仔细检查了死者后,问聂姑娘:“你认识杀人者和被杀者吗?”

      聂姑娘说:“不认识。”

      警察又问:“既然不认识,你怎么会在这里?你是干什么的?”

      “我,我……”聂姑娘一时不知怎么回答。

      过了一会儿,更多的警察到达现场。在盘问一阵之后,聂姑娘被警察带走了。

      第二天,那个黑车司机出车了,经过林荫道,他看见围了不少人,还有不少警察在山上山下忙碌。他本想装没事直接开过去,可他毕竟有些紧张,不知道昨晚那个死人,究竟怎么样了。于是,他停了车,向旁人打听。

      一位老人说:“杀人了,一个小姐杀了一个中年男人,听说中年男人没给小姐付小费。”

      黑车司机又问:“中年男人是谁?哪里的?”

      老人说:“不知道。他抬下来的时候,只看见他穿一套灰色西装和一双大头皮鞋,穿着很时尚。”

      黑车司机心里明白了,这就是那个死在他车上的男人,他继续问:“他不是自己发病死的吗?真是被人杀啦?”

      老人说:“其实是发病,他和小姐争吵时发了心脏病。不过,这女人太毒了,没要到小费,她就把死者拖到路上,让汽车压,还准备把死者背到山上去埋了。”

      这时,警察走上来,说有女嫌犯交代事发时坐的是辆专门跑这条线路的黑车。于是,黑车司机也被带回了警局,车也被扣了。

      一个星期后,男青年在大街上洋洋得意地行走,突然被埋伏的警察抓获。

      男青年在看守所里大吵大闹,他说:“我是奉公守法的公民,我没犯罪,凭什么抓我?你们抓错了!”一个警察摁亮台灯,在物证中找出一双皮鞋,放在他面前,说:“这东西是你的吧?”

      被铐住的男青年仔细辨认后说:“是,是我的,怎么啦?总不能凭一只皮鞋就认定我是犯罪分子吧?”

      警察说:“上周发生了一起案子,经我们现场勘察,发现死者身上有一瓶矿泉水,而矿泉水被碾压破损后,打湿了死者上衣,而死者上衣上却留有了鞋印。”

      男青年“哈哈”大笑,说:“这死者身上的鞋印和我有什么关系?太好笑了,你们太会开玩笑了。”

      警察继续说:“经我们物证中心鉴定,你的这双皮鞋,从边沿磨损、痕迹、花纹和踩踏轻重等各个方面,都和现场留下的痕迹完全一致,这就是说,你是此案的重大嫌疑人!”

      男青年愈来愈吃惊,也愈来愈害怕,他紧张得全身颤抖起来,他说:“这怎么可能?我看到他的时候,他已经死了,再说我不认识死者,我为什么要杀他?天大的冤枉啊!”

      警察一拍桌子,朝男青年扔出一叠女性尸体的照片,说:“那这些失踪的女人,你总认识吧!”

      男青年对着照片哑口无言,他压根不明白同伙从前灭了口总能溜之大吉,这次自己明明留了个活口,怎么到头来反倒是把自己的活路给堵了呢?

    上一篇:你是我永远的爸爸

    下一篇:《2046》经典台词对白